您的位置 : 輕葉小說網 > 資訊 > 都市小說 > 凌絕頂夏傾城小說

凌絕頂夏傾城小說

時間:2020-01-19 11:24:45來源:輕葉小說網

凌絕頂夏傾城(戰神凌絕頂)小說在哪看?輕葉小說網帶來凌絕頂夏傾城(戰神凌絕頂)小說《狂婿戰神》最新章節免費閱讀,作者“佚名”。該書主要講述了:夜幕降臨,華燈初上。江海市區,官南大道。凌絕頂站在榕樹下,望著對面的帝威酒店......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

推薦指數:10分

在線閱讀地址

凌絕頂夏傾城小說

‘心心’,是夏竹心的小名。

她是夏傾城的親妹妹。

江海大學一年級學生。

蠻橫驕縱的性情,與夏傾城的高冷,形成鮮明對比。

凌絕頂入贅夏家三個月。

她對凌絕頂冷嘲熱諷,猶在夏傾城之上,僅次于岳母魏彩霞。

一想起夏竹心,凌絕頂就覺得頭疼。

找到夏竹心并不難,難的是怎么把她帶回家。

一個小時后。

凌絕頂來到魔域KTV時,正巧見到,走出洗手間的夏竹心。

見到凌絕頂,夏竹心有些意外。

很不耐煩的聽完凌絕頂的來意。

“我現在,還不想回家!”

扔下一句話后,夏竹心轉身就走。

凌絕頂搶上一步,攔住夏竹心。

“怎么著?難不成,你想使用暴力,把我帶回去?”

夏竹心黛眉輕揚,怫然不悅。

看著夏竹心咬牙切齒的模樣,凌絕頂有些無語。

以他的性子,若非夏竹心,是夏傾城的親妹妹,夏竹心就是被人侵犯,他也懶得管。

但,為了夏傾城,他愿忍受所有的委屈。

“我著你,等你玩盡興了,我們再回去?”

事已至此,凌絕頂只能退而求其次,提議道,“你覺得怎么樣?”

夏竹心翻著白眼,滿臉嫌棄的點了下頭。

“喲,心心,這是誰呀?”

“你怎么能把這種人,帶進來呢?”

“土不拉幾的,趕緊讓他出去吧,別影響咱們的心情!”

凌絕頂跟著夏竹心,剛進入包房,就聽到七八個青年男女,對他的嘲諷聲。

“他是我媽的遠房親戚,鄉下來的。”

“我媽非要讓我,帶他出來長見識。”

“這不?我也是沒辦法呀,母命難違!”

“唉,命苦啊!”

夏竹心無奈的解釋道,“你們別跟他一般見識,把他當成空氣就行了。”

然后,她又對凌絕頂發出警告,“你乖乖坐著,少說話,少亂動。

我這些同學,全都出身不凡。

家里不是當官的,就是做生意的。

要是把他們惹惱了,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

凌絕頂點點頭,并不在意。

別說是官宦人家,商賈巨富的子女,哪怕是國王總統,也沒資格讓他,放在心上。

既然夏竹心都這么說了,眾人也不好再說什么。

“鄉巴佬,爬過來,陪我喝一杯。”

只有鐘志武,沖著凌絕頂勾了勾手指,像是在召喚一條忠誠的狗。

他這次,以同學聚會的名義,把夏竹心約出來。

本打算,在今夜將夏竹心給推了。

酒店都已訂好。

連迷藥都準備好了。

沒想到,半路殺出個凌絕頂。

這讓他很憤怒!

“我手上這杯威士忌的價格,相當于你一年的生活費。”

“你能喝到這么名貴的酒,真是三生有幸,祖宗燒高香啊。”

“來吧,爬過來,要是表現得好,或許我還能賞你千兒八百的。”

鐘志武又補充道。

“武哥,你就別難為這窮逼了。”

“他是喝白開水的賤命,哪能喝威士忌?”

“你讓他喝威士忌,簡直是暴殄天物啊。”

“他哪配呀。”

眾人嘲笑凌絕頂,夏竹心非但不制止,反而咯咯地笑著。

凌絕頂坐在沙發上,搖頭道:“不喝。”

“你不給我面子?”

鐘志武收斂笑容,臉色一沉,冷聲問。

凌絕頂索性闔上雙眸,不再言語。

此行,他的目的,是把夏竹心帶回家。

無意向鐘志武尋仇。

一進包房,他就知道,鐘志武的來歷。

出身鐘家,是鐘明娜的弟弟。

也是江海大學的學生。

還是校內跆拳道館的學員。

父母雙親受辱那夜,鐘志武也在帝威酒店的天臺。

父親的右手五指,就是被鐘志武,一根根敲碎的。

鐘志武,罪該萬死,但不是在今夜。

他也不想,當著夏竹心的面,誅殺此僚......

誰都沒料到,凌絕頂竟是這種態度。

連鐘志武的面子,都敢不給,真是不知死活。

夏竹心也覺得凌絕頂有些過分了。

她知道,鐘志武的大哥‘鐘志威’,是魔域KTV的老板。

在魔域KTV,絕大多數人,都得看鐘志武的臉色行事。

“別愣著,趕緊給武哥賠禮道歉。”

念及于此,夏竹心連忙吩咐凌絕頂。

她雖然討厭凌絕頂,但也不忍心看著凌絕頂,被鐘志武打殘。

其余幾人,也認定凌絕頂,會聽從夏竹心的話。

不料,凌絕頂卻置若罔聞,連眼睛都沒睜。

這讓夏竹心氣得直咬牙。

后悔自己把凌絕頂帶入包房。

“唉,心心,既然這窮逼要找死,那就讓他去死吧,你別管他了。”

“他連武哥,都敢得罪,死了也是活該。”

“我會把情況,如實告訴伯母。伯母深明大義,一定不會怪你。”

兩個女生,對夏竹心出言相勸道。

“走吧。”

正當夏竹心滿臉倉惶,手足無措時,凌絕頂終于開口。

鐘志武連聲冷笑,嚯的站起身,“想走?沒那么容易!”

“武哥,你大人有大量,別跟他一般見識,他不懂事。”

夏竹心的手心里,滿是冷汗,但還是鼓足勇氣,小聲道,“我代他,求你,饒了他。”

凌絕頂做夢也沒想到,夏竹心會為他求情。

“心心,這不關你事。”

鐘志武理直氣壯的道,“你知道的,凡是不給我面子的人,都得付出代價!”

原先熱鬧的氣氛,瞬間降至冰點。

另外幾人,紛紛往后退。

鐘志武殘暴冷血的性情,他們再清楚不過。

他們與夏竹心,雖然是同學。

但卻犯不著,為了維護夏竹心的窮親戚,就跟鐘志武杠上。

對夏竹心求助的眼神,更是視若不見。

“武哥......”

夏竹心話一出口,卻見凌絕頂,將她攔在身后,直面向鐘志武,“你想怎么樣?”

鐘志武眉峰一挑,皮笑肉不笑的冷哼道:“你現在開竅,也不算太晚。”

“只要你把我的鞋底舔干凈,我就讓你離開。”

此話一出,夏竹心覺得,鐘志武太過分了。

她雖然嘲諷過凌絕頂,但僅僅停留在口頭上。

從沒對凌絕頂,有過尊嚴上的羞辱。

畢竟,男兒膝下有黃金!

“武哥,能不能別這么羞辱人?”

夏竹心的話,再次讓凌絕頂感到意外。

他印象中,刁蠻成性的小姨子,什么時候,也開始向著自己了?

鐘志武貪戀夏竹心的美色,不假。

但,他更在意自己的面子。

今夜,要是不把面子找回來。

日后,他將會淪為笑柄,讓人恥笑。

鐘志武趾高氣揚的道:“心心,我是給你面子,才對他網開一面,否則,我早就打斷他的狗腿了。”

夏竹心欲言又止,而凌絕頂,卻已走向鐘志武。

“雙膝著地,跪著舔。”

鐘志武滿臉橫肉,隨著笑容,劇烈抖動著,“好好的舔,要是舔不干凈,我就剪斷你的舌頭喂狗。”

夏竹心不忍看到凌絕頂,跪在鐘志武腳下的模樣,本能的閉上眼。

淚水溢出眼角。

“哈哈哈,真乖,這么聽話,嗯,是條好狗。”

“來來來,我的鞋底,就在這里。”

“你要是舔得好,我給你個機會,為我效力。”

隨著凌絕頂的靠近,鐘志武的神色,愈發得意。

“跪下吧!”

鐘志武雙手叉腰,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掏出手機,“你真的很幸運,能舔我的鞋底。”

“我得把這一幕拍下來,發朋友圈。”

“開始......”

鐘志武催促道。

話音未落......

“嘭!”

一道沉悶聲響起。

凌絕頂的腳,踩在鐘志武腳背上。

鐘志武雙眼突起,笑容凝固。

“嗷!”

慘叫聲中,鐘志武渾身劇顫。

整個腳掌,血肉模糊,骨骼碎裂成渣。

還沒等他揮拳轟出時,凌絕頂又一腳踩下。

鐘志武的另一只腳,也被踩碎。

“你......”

鐘志武疼得淚流滿面,哭泣著哀求道,“我給你舔鞋,我愿意給你舔鞋。”

“舔不干凈,你就剪斷我的舌頭喂狗。”

“我錯了,我知道錯了!”

要不是凌絕頂的手,抓著鐘志武的肩膀。

以鐘志武現在的狀態,根本無法站立在地。

眾人則被這一幕,嚇成了驚弓之鳥。

本能的往后退。

生怕自己,也落得和鐘志武一樣的下場。

只有夏竹心還緊閉雙眼,不敢睜開。

心神恍惚,整個人都是懵的。

為避免夏竹心見到這血腥一幕。

凌絕頂示意其中一個女生,將夏竹心,帶離包房。

“你們鐘家人,不做好人,非要做賤人,這又是何苦呢?”

凌絕頂不冷不熱的感慨道。

一個小時前,鐘明娜也跪在他腳下,哭著求著,要給他舔鞋。

“給我舔鞋?就憑你,還不夠資格。”

凌絕頂手上用力,將鐘志武的身子,硬生生杵在地面。

如果不是鐘志武,咄咄逼人在先,他也不愿出此狠手。

畢竟,鐘志武的死期,還沒到。

“喀嚓!”

鐘志武雙膝碎裂,血流一地。

就連大理石地面,也露出蛛網般的紋路。

鉆心的刺痛,疼得鐘志武,大張著嘴,呼呼喘氣,半句話也說不出,猶如離了水,將死的魚。

見此情形,包房中,其余人,全都雙股戰戰,跪倒在地,磕頭如搗蒜。

用實際行動,為自己之前,對凌絕頂的嘲諷......

懺悔!

致歉!

見凌絕頂滿面怒容,這幫人連聲求饒:

“請大佬饒命,我有眼不識泰山,得罪了你。”

“大佬,你放過我吧,我家三代單傳,我還不想死呢。”

“大佬,我這張破嘴,真是該打......”

一時間,“啪啪啪”的掌嘴聲,此起彼伏,不絕于耳。

“咚咚咚......”

回過神來的鐘志武,強烈的求生欲,驅使著他,拼命以頭觸地,給凌絕頂磕頭求饒。

他不敢說話,生怕又得罪了凌絕頂,招致更慘烈的懲罰。

“別磕頭了,你的罪過,不是磕頭,就能化解的。”

凌絕頂搖頭輕嘆,面露悲痛。

父親凌振東,被鐘志武敲碎五指的情景,又在他腦海浮現。

“大......大佬......我......”

狼狽如狗的鐘志武,語不成句,“在今夜之前,你我......從未謀面......我應該......沒得罪過你......”

凌絕頂一巴掌,將鐘志武拍在地上,“你是沒得罪過我,但你卻害死了我的家人。”

鐘志武還是一臉迷茫。

“算了,再讓你多活幾天。”

凌絕頂將鐘志武,一腳踢飛,轉身要走。

“什么人,敢在我的場子里囂張?”

恰在此時,包房門轟然碎裂,洪鐘大呂般的爆吼聲,隨之傳來。

好运经纪人闯关
盛富配资 内蒙古快3 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吉林时时彩 雷速体育在线直播足球 陕西快乐10分 河南22选5 五粮液近期股票行情 河南22选5 黑龙江十一选五 黑龙江11选5 互利配资 恩瑞资本配资 任选9场 芸泓配资 陕西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