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輕葉小說網 > 資訊 > 都市小說 > 狂戰奶爸楊辰秦惜全文閱讀

狂戰奶爸楊辰秦惜全文閱讀

時間:2020-01-19 14:10:03來源:輕葉小說網

狂戰奶爸楊辰秦惜全文閱讀在哪看?輕葉小說網帶來小說(不敗戰神)楊辰秦惜免費閱讀,作者“笑傲余生”。該書主要講述了:五年前,為了能讓自己配得上她,他不辭而別。 五年后,他攜一身驚天本領,榮耀而歸......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

推薦指數:10分

在線閱讀地址

狂戰奶爸楊辰秦惜全文閱讀

暮色漸深。

北境極寒之地。

一輛軍綠色的吉普,沿著白茫茫的雪路而去,揚起陣陣飛雪,后排座位上的青年,不著痕跡的揉了揉有些發紅的雙眼。

在吉普車后面,是黑壓壓的人群,統一的軍綠色戰服,一眼望去,無邊無際。

此刻,他們都是五指并攏,中指微接太陽穴,與眉齊高,濕潤的雙目,一概凝視漸漸遠去的吉普。

“恭送戰神!”

“恭送戰神!”

……

忽然間,所有人齊聲吶喊,如同一波又一波的浪潮,震撼天地。

開車的大漢,名為馬超,發紅的雙目掃了眼后視鏡中的青年,滿是不舍道:“守護,您真的要離開嗎?”

青年本名楊辰,入伍僅僅五年,便立下汗馬功勞,功勛卓越。

二十七歲,已經成為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守護,鎮守九州北境之地。

成為守護之后,更是戰功無數,封號不敗戰神!

“如今的北境,已經鑄成無敵之城,還有誰敢一戰?”

楊辰說完,拿出一張紅底白衣的合照,竟是一張結婚證件照。

照片上是他和一位五官極為精致的女子,女子看起來二十歲出頭,一頭長發簡單的扎在腦后,杏眸輕揚,鼻梁高挺,小嘴豐潤,一眼看去,比那些所謂的明星還要漂亮。

只是,照片中的她,一臉不喜。

“秦惜,你還好嗎?”楊辰盯著照片中的傾城女子,喃喃低語。

看著他們唯一的合照,他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幸福的笑意,思緒早已飛回過去。

五年前,剛剛大四的秦惜,一手創立了三禾集團,成為江州人盡皆知的美女總裁。

就在三禾集團發展最為關鍵的時候,她遭遇對手陷害,被下藥,與三禾集團的保安發生了關系。

而這個‘幸運’的保安,就是楊辰。

“江州第一美女,與公司保安一夜春宵!”

楊辰和秦惜還未走出酒店,江州頭條新聞已經置頂了這條消息,無數媒體轉載。

一時間,江州上到頂尖豪門,下至平民百姓,都知道了江州第一美女,跟公司小保安睡了。

一夜之間,三禾集團的市值,蒸發大半。

為了將影響減到最小,秦家人找到楊辰,讓他入贅。

兩人結婚的消息,不脛而走,一時間,轟動整個江州,而秦家,也因此淪為笑柄。

只是婚后不久,楊辰便悄無聲息的離開,只為有一天,他能配得上秦惜。

五年來,那道絕美的身影,無時無刻出現在他的腦海,是他一步步走上榮耀巔峰的動力。

只是,每當想起她,楊辰心中都充滿了愧疚。

……

三天后,江州國際機場,一架波音747客機緩緩降落。

“終于,回來了!”

楊辰邁步走下懸梯,踏入江州的土地,嘴角露出一抹久違的笑容。

“哇!媽媽,你在哪里?”

楊辰剛走出機場,就聽見一道清脆的小女孩的哭聲,不知道為何,他的心里忽然莫名的一緊。

“守護……”

馬超剛要說話,便被楊辰打斷:“從我離開北境那一刻起,我已不再是守護,這個稱呼,不許再出現!”

看著一臉嚴肅的楊辰,馬超身體不由的一顫,試探著叫了聲:“辰哥?”

見楊辰沒有反應,他才笑著說道:“辰哥,那個小姑娘,長得跟你挺像,你們該不會是親戚吧?”

楊辰下意識朝著小女孩看了眼,只是這一眼望去,便再也無法移開,一股強烈的熟悉感襲來。

尤其是小女孩哭泣的樣子,他的心仿佛都跟著疼了起來。

像是有所感應,小女孩忽然停止了哭泣,淚眼婆娑的看向了楊辰。

兩大兩小的四目相對,讓楊辰更加清楚的看到了小女孩的容顏,那股莫名的親近感卻也更甚。

一張粉雕玉琢的精致小臉,粉撲撲的嫩膚如羊脂玉般細膩光滑,水靈靈的大眼睛撲閃撲閃,睫毛很長,沾滿了淚水。

小女孩也就四歲的樣子,雖然還小,已經是個美人胚子了,長大后,絕對是一個禍國殃民的小妖精。

“爸爸!”

小女孩忽然叫了一聲。

楊辰還沒反應過來,小女孩已經滿臉歡喜地跑過來抱住了他的腿。

轟!

這一剎間,楊辰感覺腦海中一陣嗡鳴。

一旁的馬超,也驚呆了,嘴巴動了動,說道:“這該不會,真是辰哥的女兒吧?”

過了好一會兒,楊辰才回過神,他蹲下身子,看著正撲閃著大眼睛盯著自己的小女孩,盡可能柔和的說道:“小姑娘,你認錯人了,我不是你爸爸!”

“哇!”

誰知楊辰剛說完,小女孩又放聲大哭了起來,邊哭邊說道:“爸爸不要我了!爸爸不要我了!”

行人紛紛側目,對著楊辰指指點點。

見小蘿莉又哭了起來,楊辰感覺自己的心都碎了,一時間手足無措。

他堂堂北境守護,讓無數人聞風喪膽,可現在卻在一個四五歲的孩子面前,不知所措,若是傳了出去,恐怕會驚掉好些人的下巴。

“小姑娘,我真不是你爸爸!”

“哇……爸爸不要我了……”

楊辰每次開口,小女孩都會哭得更兇。

五分鐘后。

滿頭汗水的楊辰,終于妥協,將小女孩輕輕抱起。

小女孩掛滿淚珠的大眼睛一直盯著楊辰,從始至終,那雙小手都死死地抓著楊辰的衣服不放,生怕丟下自己。

“辰哥,這小姑娘既然這么喜歡你,不如你就真當她爸爸好了。”

馬超笑著說道,見楊辰如刀般鋒利的眼神看了過來,立馬閉上了嘴巴。

無奈之下,楊辰抱著小女孩前往機場安保處。

小女孩又是一番哭鬧,但楊辰還是忍痛帶著馬超離開。

只是兩人剛離開,一名穿著黑色貼身職業裝的長發女子,匆忙跑到機場安保處。

“笑笑!”

她看到正在哭鬧的小女孩時,頓時淚流滿面,一下子沖了過去,雙手緊緊地抱住了小女孩,再也不愿放手。

對她而言,小女孩就是她的生命。

五年前她剛剛新婚不久,就發現自己懷孕,而那個男人,卻忽然消失,直到母親告訴她,那個人找父親要了五十萬,離開了。

那時候她幾欲輕生,可每當想到肚子里的小生命,她都堅持了下來。

五年來,她受盡屈辱,甚至就連一手創建的公司,也在生產期間,被家族奪走,這一切,都拜那個人所賜。

她恨那個人,那個不辭而別,消失五年的男人。

“媽媽,笑笑剛剛看到爸爸了!”

小女孩撲閃著靈動的大眼睛說道,隨即小嘴一撇,又想哭了:“可是,爸爸不要我了!”

聽到小女孩的話,長發女子身軀狠狠地一顫,如遭雷擊,目光瞬間呆滯。

這時候,一輛掛著江A88888牌照的黑色勞斯萊斯,緩緩停在了機場門口。

一名身穿黑色西裝的中年人,立馬上前,恭敬的打開車門。

這一幕如果被江州上流人士看到,一定會驚掉下巴,因為這中年人是江州市首富蘇成武,但此刻,卻要為別人開車門。

接著就看到一名白發蒼蒼的老者,走了下來,一身藏青色唐裝,手中拄著一根精致的拐杖,在拐杖頂端,鑲嵌著一顆雞蛋大小的藍寶石,看似蒼老無力,但身軀卻十分筆挺,渾身一股威嚴的氣勢。

“小少爺,應該要出來了吧?”

老者忽然開口,雙目炯炯的盯著機場出口。

就在這時,忽然兩道筆挺的身軀,一前一后,相繼出現。

老者目光始終盯著走在前方的那道年輕身影,在蘇成武的驚訝中,老者快步走了過去,躬身、低頭,動作一氣呵成,恭敬道:“燕都宇文家族,管家韓天成,接小少爺回燕都,執掌宇文家族。”

聽到老者自報家門,楊辰終于知道這老者是什么人。

只是,聽到‘宇文家族’這幾個字,原本重回故土的喜悅之情,瞬間被沖淡,一股怒意,不由沖上眉頭。

楊辰輕蔑的看了眼韓天成:“還真是諷刺,十年前,我和母親,被逐出家族,并被威脅,此生不得踏入燕都一步,只因,我為私生子,沒資格占有宇文家族的一切,現在卻要讓我去執掌宇文家族?”

“十八年前,年僅九歲的我,在傾盆大雨中,和母親一起跪在宇文家族的門口一夜,你們可曾有人動過一絲惻隱之心?”

“五年前,我母親身患重疾,走投無路之下,我求宇文家族出面救治,你們又是如何做的?”

“如今知我從北境榮耀而歸,手握重權,就想讓我執掌宇文家族?”

“滾回去告訴那個人,對我而言,宇文家族,又算得了什么?如果再敢來招惹我,就別怪我親自走一趟燕都。”

這番話,壓在他的心中已經很多年了,五年戎馬生涯的歷練,早已讓他心如止水,絕不會有如此巨大的情緒波動,但此刻,壓抑許久的回憶,竟讓這個鐵骨錚錚的八尺男兒,雙目通紅。

韓天成長長地嘆了口氣,似乎早已經料到這一幕,開口道:“雁辰集團近日要落戶江州,這是你母親還在燕都的時候,用你和她的名字命名,憑借一己之力,打拼出來的產業,如今你母親已逝,那雁辰集團,理應交還與你。”

楊辰冷冷地一笑,糾正道:“不是宇文家族還我,雁辰集團本就屬于我母親,只是,曾經被你們無情的奪走。”

話音落下,楊辰直接邁步離去。

“宇文家族,的確對不起你們!”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韓天成一臉哀傷,隨即對身邊的蘇成武吩咐道:“小蘇,從今日起,你要想盡一切辦法,盡你所能去幫助小少爺。”

聞言,蘇成武一臉恭敬:“韓老,沒有您,就沒有我蘇成武的今天,您盡管放心,我一定會全心全意的去輔佐小少爺。”

韓天成忽然又說:“對了,小少爺五年前就已經結婚,如今既然小少爺已經歸來,你便代表宇文家族,去秦家表示表示。”

“是!”

……

一輛出租車,疾馳而行,坐在后排的楊辰,思緒也回到了過去。

當年那個傾盆大雨之夜的一跪,就已經徹底關閉了他對宇文家族的心,五年前,他的母親因為重患而徹底倒了下去,而那時候楊辰剛剛畢業,身無分文,又恰逢被陷害,與秦惜一夜春宵。

秦家為了名聲,讓楊辰入贅,為了給母親治病,他答應入贅,向秦家要了五十萬,可不等他帶這筆錢到醫院,母親已經不治而亡,甚至就連最后一面,都沒有見著。

母親死后,楊辰按照約定,入贅秦家,只是他自認配不上喜歡許久的秦惜,剛結婚不久,便入伍離開。

這一別,就是五年!

一處老舊的院落門口,停著一輛嶄新的邁巴赫。

楊辰看了眼價值不菲的豪車,輕輕一笑:“看來,秦惜一家,要比五年前,更受秦家重視,岳父都開上三四百萬的豪車了。”

再次來到秦家,楊辰的心情也是極其復雜,五年前那件事,雖然他也是受害者,但終究還是占有了她的第一次,一個有著江州第一美女之稱的女人。

五年前剛結婚就不辭而別,無論如何,這都是他的錯。

可想而知,這些年來,秦惜要承受多少流言蜚語。

只是那時候的他很自卑,唯有入伍,才有可能,配得上秦惜,如今,功成名就而退,手掌天下權勢和無數財富,他終于有資格告訴所有人,他配得上秦惜。

走到院落門口,楊辰抬起手,剛要扣下,手臂頓時僵住,一番刺耳的對話,從院內傳出。

秦母的聲音響起:“小王,阿姨最近在申報那個廢物的死亡證明,你先別急,等那個廢物的死亡證明辦下來了,小惜也就恢復單身了。”

秦父也跟著說道:“到時候,你秦伯父我,第一個同意你和小惜的婚事。”

“那就多謝伯父伯母了,只是小惜那邊,就拜托你們了。”

“小王,你盡管放一百個心,小惜一定會同意的。”

“那一切都交給伯父伯母了,對了,伯母,這是我托朋友,從國外帶回來的純天然燕窩,伯父,這是我親自在緬國給您帶回來的冰種翡翠佛像。”

……

整個秦家小院內,都充斥著秦父秦母的歡聲笑語,楊辰的臉上也是一陣青一陣白。

只是想起那道無法忘記的身影,他將心中的怒意強行壓制了下去,不管怎樣,是他對不起秦惜。

更何況,這次回來,本就是為了她。

鐺!鐺!鐺!

楊辰手指扣下,敲門聲響起。

“誰啊?”

似被敲門聲打擾了雅興,秦母的聲音中充滿了不耐,接著就聽到一陣腳步聲越來越近。

秦母打開門,臉上的笑容還未徹底消散,就看見一道她永遠都不想見到的身影,頓時一副見了鬼的模樣,驚怒道:“你……你是楊辰?”

好运经纪人闯关
浙江十一选五 四川金7乐 雷速体育怎么开直播间 皇冠网足球即时指数 主升浪配资 内蒙古快三 融金牛配资 股票实时查询证券之星 体彩p5 浙江快乐彩 宜配宝配资 国内有正规的股票配资平台吗 巨牛盈 上海快3 辽宁快乐12 雷速体育比分直播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