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輕葉小說網 > 資訊 > 言情小說 > 徐昭寧司景昱小說完整版閱讀

徐昭寧司景昱小說完整版閱讀

時間:2020-02-27 17:17:02來源:輕葉小說網

徐昭寧司景昱小說完整版閱讀在哪看?輕葉小說網帶來王妃她又在飆戲了by悠小姐免費閱讀,作者“悠小姐”。該書主要講述了:現代醫藥高手,穿越成了忠勇候府最不受寵的嫡長女,徐昭寧手拿拽天拽地劇本,秒變戲精,并且頻頻給自己加戲......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

推薦指數:10分

在線閱讀地址

徐昭寧司景昱小說完整版閱讀

徐昭寧瞇著雙眼,眼里戾氣橫生,幾個深呼吸后才終于是平復了心情,回頭將屋子角角落落打量了一番,嘴角的弧度慢慢拉深。

在房門快要被敲破時,徐昭寧終于拉開房門,門外壯碩的婆子一時不察,整個人往里栽來。

徐昭寧眼疾手快地將門板關回幾分,婆子往前栽的勢頭被截住,但頭卻恰好被兩扇門給夾住,徐昭寧暗中用力,婆子被夾的嗷嗷直叫:“嗷,夫人救我,徐昭寧要殺我!”

“寧姐兒還不趕緊松手!”林瓏冷著臉朝林瓏喝斥道,被震懾住的徐昭寧像是受驚不小,第一時間松手,兩扇門被全部打開,婆子剎不住的整個人往前栽……

“哎呦,我這把老骨頭喲……”

砰的一聲后,婆子直接撞向桌腿,屋子里黑漆漆的看不見人影,但光聽那嚎叫聲也知道只怕撞的不輕。

“嬤嬤對不起,我,我也不想這樣的,是夫人要我放手的。”

黑暗中,徐昭寧斂去眼里的精光,用原主常用的軟糯聲音怯生生地說道,說不出的無辜感。

“混賬東西,我是讓你開門給劉嬤嬤讓路。”

“可我是確實開門了呀!”依舊是糯糯的聲音,只是肚子里的壞水早就已經冒頭。

“閉嘴!蠢貨!”

林瓏滿臉怒氣沖徐昭寧罵道,見徐昭寧被她的怒氣震懾的低頭不敢再開口,她終于是滿意了。

就著門外丫頭們手里燈籠的光芒,林瓏細細打量著徐昭寧,見她并不像女兒說的那樣脫胎換骨大變樣,心里的石頭也終于是放了下來,只要徐昭寧還像過去一樣蠢笨,那自己就有法子讓她身敗名裂再也做不成太子妃。

這么想著,林瓏拔高音量沖徐昭寧喊道:“那個男人在哪里!將他帶來給我看看,若你們真兩情相悅,我就做主成全了你們。”

原本低著頭的徐昭寧卻是猛的抬頭,一臉詫異地看著林瓏,“夫人你在說什么?這是我獨居的韶院,哪來的男人?”

“少跟我裝,你這遲遲不開門,不就是忙著跟男人成事么!徐昭寧你雖不是我親生的,但如今府中我掌家,你的婚事我可以全權做主。”

林瓏嗤笑出聲,一副居高臨下的姿態看著徐昭寧,她料定徐昭寧不敢忤逆,今日當著這么多人的面,人證物證俱在,她徐昭寧怎么都逃不脫被野男人破/身的命運。

“夫人莫不是搞錯了,且不說我與太子有婚約在先,就我這韶院平時連姐妹都不曾來過,又怎么會有外男出現。”

在林瓏沒發現的時候,徐昭寧的聲音已經染上了冷意。

“太子是不可能會娶你的,至于你的那個姘頭,玉兒可是親眼看到進了你的屋子,又怎會出錯。”

林瓏說著轉頭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示意玉兒出來作證讓徐昭寧死心。

“小姐,你就認了吧。太子他根本就不喜歡你,也不可能娶你做太子妃,你還不如找個普通人好好過日子呢。夫人心善,只要你跟她坦白,她一定會成全你和姑爺的。”

玉兒是原主身邊相處了近十年的丫頭,卻沒想到也被林瓏給收買了。

徐昭寧冷笑不已,至此,所有的事情她都已經理清了,林瓏這會子拿的可是半夜捉奸的劇本,至于那安排好的姘頭估摸著就是之前在韶院外鬼鬼祟祟的男子。

若她沒有穿越過來,依原主的軟弱性格,那男人一定會趁機摸進屋子來,玉兒再出面指認,原主是怎么都逃不脫與人勾搭成奸的罪名。

到時候,她已是不潔之身,又如何配得上太子妃的名頭,這樁婚事自然是作罷,而原主的一生也就徹底毀了。

“玉兒!”徐昭寧猛地一聲冷喝,嚇的玉兒渾身一顫,主仆十年她從來沒有見過這般模樣的徐昭寧。

“小,小姐……”

見玉兒竟然被徐昭寧給唬住,林瓏眼中厲聲閃現,“寧姐兒,玉兒她只是實話實說,你可不得為難她!你快些將那男人喚出來!”

徐昭寧斂去眉間鋒芒,再次垂頭避開她的目光,聲音細若蚊蚋,“夫人,屋子里只有我一個人,并沒有你說的那什么人。你們快回去吧,我屋子里真沒旁人。”

“哼!我已經給過你臉了,是你自己敬酒不吃偏要吃罰酒的。”林瓏最后的耐心告罄,指揮著自己帶來的人一窩蜂地沖進徐昭寧的屋子里。

見所有的人包括林瓏都已經進了屋子,徐昭寧一改剛才的懦弱,動作極快地將房門給關上了,嘴角的笑容怎么都壓不住,敵人已進包圍圈,她可以大開殺戒了,嘿嘿。

林瓏此時全部的精力都在徐昭寧的床上,所以沒發現徐昭寧關門的動作。

床上凌亂不已,一看就是有人剛剛睡過,而且被子拱出人形似乎還動了一下,林瓏欣喜不已,覺得自己的計劃馬上就要成功了。

她當機立斷地吆喝小廝,“還不趕緊將那個野男人給我揪出來,敢在忠勇候府亂來……”

隨著林瓏興奮的呼叫聲,被子被一只健壯的手臂給掀開,只是想象中的壯年男子并沒有出現,而是一床的蛇,密密麻麻數量驚人。

林瓏剩余的話全部夾在喉嚨里出不來,然后就聽到耳邊婆子丫頭們,不要命的尖叫:“啊啊啊!蛇!”

膽小的丫頭們驚呼后,嚇的全部往門口跑,毫無心理準備的林瓏被忙著逃命的丫頭們撞的險些跌倒,站穩身子之后發現徐昭寧背靠房門,正朝她們笑的酒窩深深。

“夫人可是找到了野男人?”徐昭寧聲音慵懶至極,雙手環胸將唯一的出路堵的死死的。

“徐昭寧你敢捉弄我!”咬牙切齒地斥責徐昭寧,眼里噴出的火足以將徐昭寧燒成灰。

“夫人還沒告訴我,你們找到野男人了沒有呢?”徐昭寧聳聳肩,一點也沒將林瓏的怒意看在眼里。不僅如此,她還朝床上的蛇堆招了招手,眨眼的功夫,那些蛇迅速地從床上滑溜下來,形成一個包圍圈,將林瓏和她的人給緊緊圍住。

“啊!”有丫頭一時承受不住,暈了過去。那蛇便順勢爬上她的衣服,立著蛇頭直愣愣地看著剩余的人。

林瓏臉上青白交加,不由得開始重新打量徐昭寧。

徐昭寧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任她打量,毫不怯場,林瓏深吸一口氣然后跟徐昭寧交涉:

“寧姐兒,你將這些蛇給弄下去!”

徐昭寧彈了彈指甲,輕哦了一聲,眼皮都沒抬一下。

眼看著離自己最近的一條蛇就要爬上自己的褲管,求助無門的林瓏,只得從牙齒縫里擠出一句話來,“你到底要怎樣才肯將這些蛇弄走!”

“哎呀,也沒什么要求的啦。夫人應該也知道,蛇喜歡潮濕陰暗的地方,我這韶院里地處偏僻荒無人煙的,所以這些蛇才會如此膽大包天……”

“你想要哪座院子隨你挑,”林瓏瞬間秒懂,毫不猶豫地承諾。徐昭寧挑挑眉,一點也不意外林瓏的話,畢竟危及到自己的性命嘛。

“這可是夫人自己說的,我要求也不高,只要冬暖夏涼的就好,最主要的是能象征我嫡長女身份的!”

“做夢,嫣然的院子那可是候府最好的,你……”

“哦,不肯哦,那就不強求咯。”

徐昭寧聳聳肩,撥弄著手上的一條碧綠色腕帶,林瓏細看之下,發現那所謂的腕帶竟然還有兩只眼睛。

徐昭寧注意到林瓏的目光,將腕帶從手腕上解下來,提著舉到林瓏面前來。

“咝咝”是小青蛇吐青子的聲音,林瓏被她那一伸一縮的紅信子給嚇的有些腿軟,咬牙道:“好,我給!”

徐昭寧收回小青蛇仍然繞回到自己的手腕上,身形不動分毫。

林瓏見自己都已經同意徐昭寧的要求了,她卻依舊沒有要解散蛇群的意思,不由得惱羞成怒,“徐昭寧你不要太過分,趕緊的讓這些下賤東西給散了。”

卻見徐昭寧撓撓頭,像是閑話家常一般地同她說道:“聽說林夫人掌家理財很有一手。”

“你還想干什么!”林瓏警惕地看著徐昭寧,緊揪手帕的雙手出賣了她此刻緊張的心情。

“也沒想干什么,只是聽說當年我娘進門時,十里紅妝。她去世后,府里所她所有的鋪子莊子都交給林夫人打理,這十幾年來,賺下的盈利……”

榮舒云的嫁妝到底有沒有盈利,原主其實是不知道的,但徐昭寧細細地過一遍后發現,嫁妝里的兩家藥材鋪子正是她現在急需的。

現代時,她能將徐家從簡單的中醫之家發展到黑白兩道都畏懼討好的醫藥世家,那么在這醫學技術不發達的古代,她應該能更加的如魚得水。

“哪里有盈利,你娘的那些鋪子莊子都虧老本了!”

“哦,是么,恰好我最近有空,不若林夫人跟我細細核算一遍?我這馬上就要嫁人了,總得學著掌家不是,夫人覺得呢?”

“你休想!”

至此,林瓏才算是明白徐昭寧的打算,要好院子只不過是飯前小碟,要回她娘親的嫁妝這才是徐昭寧今日的主要目的。

“小青,用行動告訴林夫人,她會同意的。”徐昭寧手腕一揮,小青蛇順勢飛到林瓏的肩頭,然后順勢就爬上林瓏嬌嫩的臉龐。

冰冰涼涼的蠕動感,驚的林瓏再也不顧儀態,放聲尖叫。與此同時,其他懶散的大小蛇也開始活動起來,整個屋子都亂成了一團。

“小青是條竹葉青噠,劇毒的哦。”徐昭寧好心地提醒著,然后就見林瓏抖的更厲害,閉著眼睛朝徐昭寧喊道:“我答應你,徐昭寧,只要你將這些東西都弄走,我將你娘的嫁妝全部還給你!”

“噥,簽字畫押,就一切好說。”將早就準備好的證明書,拍在林瓏的面前,抓著林瓏發軟的手按下手印。

笛聲悠揚,原本蛇滿為患的屋子里安靜如初,那些蛇沒人知道一下子隱去了哪里。

林瓏終于是支撐不住,癱軟在地,額角的汗水浸濕了手帕。

徐昭寧見狀,笑嘻嘻地提醒:“我明天便會來跟林夫人交接,還請林夫人說話算話哦,畢竟這蛇可是隨時會出現的。”

房門打開,林瓏顧不上懟徐昭寧,只想著第一時間遠離這可怕的院子。只是剛跨過門檻,便聽到有人遠遠地喚,“夫人,大小姐,老夫人有請!”

林瓏好不容易撐起來的身子,再次一軟,這深更半夜的,怎么還驚動了松鶴堂?

劫后余生的林瓏心里發虛,站在原地不確定這個時候要不要去松鶴堂。

倒是徐昭寧眼波流轉,嘴角笑意滿滿地走到林瓏身邊,撐起她的半邊身子,朝來人彎腰道:“有勞白叔了,我跟夫人這就去。”

在林瓏吃驚的目光中,徐昭寧又轉過頭來對她說道:“想來是府里來了歹人的消息傳到老候爺府里了。”

“歹人?什么歹人?”

林瓏半張著嘴,像是壓根聽不懂徐昭寧的話。

她想掙扎出徐昭寧對她手臂的束縛,可不管怎么用力,都掙脫不開。看似是徐昭寧摻扶著她,實則她整個人被徐昭寧扣在手里,這感覺讓林瓏心里極度不安。

總感覺有什么事情,似乎已經脫出了自己的掌控范圍。

“夫人怎么糊涂了,您不就是聽說有歹人進了府,擔心徐昭寧獨居韶院會有危險,所以才匆忙趕來探望的嗎?”

徐昭寧嗔怪地看了林瓏一眼,然后又對松鶴院派來的白叔嬌憨地解釋,“白叔有所不知,夫人厚愛,非要確認我無事,才愿意離開。我正打算送夫人回去呢,既然老夫人有請,我便同夫人一起過去吧。”

白叔顯然也是驚訝徐昭寧今晚的舉動,他探究似地看向林瓏,想從她這里得到些許解釋,但林瓏此刻正陷入天人交戰中。

如果否認徐昭寧的說法,說自己特意來抓奸的,可并沒有所謂的奸夫可以佐證。并且作為繼室嫡母,若她去繼女院子捉奸的消息傳出去,世人只會傳她作為繼室不慈。

反之,若承認徐昭寧的說法,那不但可以將今晚她突然出現在韶院的行徑遮掩過去,還能樹立她對繼女和親女一視同仁的好人設。

老候爺向來喜歡家庭和睦,自然不會多加為難她。

這么一番細思下來,林瓏在白叔再次看過來時,點了點頭,算是承認了徐昭寧的說法。

白叔松了口氣,看向徐昭寧的目光多了幾分溫厚,“大小姐無事便好。”

徐昭寧笑的極為真誠,“謝謝白叔關心,想來老夫人一定等急了,夫人,我們趕緊前去回稟一聲吧。”

說著便扶著林瓏往前走,那模樣比白叔還要積極,林瓏覺得有異,可徐昭寧完全沒有給她后悔的機會。

松鶴院里,老夫人徐周氏黑著臉坐著,就差沒在臉上寫上不爽二字了,讓徐昭寧意外的是,老候爺徐仁裕居然也在主位上坐著。

還未等徐昭寧和林瓏跨過門檻,周氏便冷著臉發難,“這大晚上的鬧什么幺蛾子,還讓不讓人睡覺的。”

“打擾了父親母親休息,是媳婦的不是。”林瓏快步上前,趁機掙脫了徐昭寧對她的束縛。

徐昭寧假裝沒有看出她的異樣來,再次恢復了原主常有的人設,低眉順眼地跟在林瓏的身后,端的是膽小怕事的性子。

“到底怎么回事,喊打喊殺的。”老候爺皺著眉頭開口,問的是林瓏,徐昭寧則是完全被他給忽略。

如果說先前在韶院,林瓏只是被迫接受徐昭寧的借口,那么經過這一路的冷靜,不得不承認,再也沒有比關心繼女安危這個借口更適合她回答的了。

擔心徐昭寧暗中使壞,她搶在徐昭寧面前開口,將借口再說了一遍。當然沒忘記替自己貼金,訴說自己作為繼室,是如何關心元配留下來的繼女的。

林瓏說完還不忘掃一眼老候爺,見他臉上并無不悅,才終于是放下心來,長舒了口氣。

只是下一秒,老夫人手邊的茶杯被端起又重重地放下。

“不像話!一個生來不詳的孽種罷了,竟為了她鬧得闔府不得安寧,林氏你是糊涂了不成!”

徐周氏目光似劍,一寸寸地剮過徐昭寧,看似斥責林瓏,卻無非是當著徐昭寧的面,將她再次貶至泥底。

徐昭寧十指緊握成拳,死死地握著,她雖低著頭,但眼睛余光卻是已將徐周氏凌遲千百遍。

老妖婆,你且等著,今日之仇她若是不能報回來,就白瞎了這大好的重活機會。

好运经纪人闯关
江西十一选五一定牛新 查看一下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重庆时彩定位胆 湖北11选5推荐 山东十一选五任二遗 500万竞彩比分 七星彩距离开奖时间 北京麻将馆下载 小游戏 河北11选5加奖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的 皇冠比分(99814)=皇冠C盘+足球比分 浙江6+1中奖规则及奖金 500比分网下载安装 黑龙江快乐十分麻将开奖 黑龙江36选7今日开奖结果 浩源配资